忍者ブログ

流水のめい

她依然要給貂兒最好的

雲汐不滿意小貂的態度,又用手掐了一下貂兒的耳朵,貂兒的身體一震,繼而兩只前爪抱在一起,兩眼水汪汪的看著雲汐,還不忘點頭示好。

這下滿意了,雲汐抱著貂兒向靈界走去,一邊撫著貂兒柔軟的毛一邊道:“以後你就跟著我吧,像你這樣沒有一點靈力的獸我還真沒聽說過。”

雲汐將貂兒抱回了靈穀,剛到穀裏,就聽一聲怒喊:“雲汐,你又給我偷懶!”隨後沖出一吹胡子瞪眼的老頭。正是那對雲汐的修習甚是嚴厲的長老。

“咦。”剛沖過來的長老看到雲汐懷裏抱著的貂兒,頓時滿臉疑惑。連剛剛想好好教訓一下雲汐的初衷都忘了。

“雲汐,這貂是哪來的,居然一點靈力也無。”

“後山撿的。”雲汐一臉平靜的說,沒有將自己被一股力量拉下懸崖告訴長老。不知為何,潛意識裏雲汐不想讓長老知道。

“鳳貂喜食毒血,雖說這貂沒有靈力,或許是凡間之物,不過也應差不多。莫不是你想喂養這貂?”鳳貂齒含劇毒,血可解百毒,毛發冬暖夏涼,稀世珍貴,但卻每兩日必要食一次毒血。

這小家夥居然是鳳貂,雲汐點了點貂兒毛茸茸的小腦袋,取笑道:“你恐怕是鳳貂中最奇葩的了。”

無視貂兒那憤怒的目光,雲汐點了點頭,“好,那就用我的血來喂養它。”

自從雲汐有了貂兒,便再也沒偷跑過,因為她需要長老手中的毒藥。

靈穀裏的千年靈藥很多,要配制成毒藥也很簡單,但卻不是極品。雖然平時貂兒總是惹她生氣,但她卻依然要給貂兒最好的。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