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流水のめい

我们的幸福時光



調到離家更遠的另一所中學,心情很是鬱悶。鬱悶的還有天氣。那是一個炎熱的七月中旬。這所中學位於青龍河下游西岸,如果沿著河往下走,不遠處就是大海。這裏的校舍更陳舊,幾乎全部是用石頭砌成的。但教研組門前有一排較大的喬木可以遮陰,這是我唯一喜歡的。

幸好,在新學校遇到了性情愛好都比較一致的組長初老師,那鬱悶的心情才慢慢得到緩解。又一年過去,語文組迎來了從教師進修學校調來的周老師。他被任命為語文組新組長。初老師改任副組長。

說起來,這周、初兩位老師都是性情中人。周老師大氣開朗喜歡開玩笑,而且在教法上很有一套。要不人家怎麼能在教師進修學校給老師當老師呢?初老師心思縝密,但為人熱情,也很喜歡搞惡作劇,常常逗的人忍俊不禁。這兩個老師個子都很矮,均在一米六左右。不過周老師胖一些,顯得很有偉人相。初老師很乾瘦,顯得十分精明。這兩人在一起應該說配合頗默契,儘管初老師由原先的組長改任副組長。我們在一個組除了正常上課,研究教法以外,最多的是對學校的伙食不滿。說起學校的伙食,兩位老師都以他們以前教學的地方與我們學校相比較。說以前的學校伙食如何如何好,而現在的伙食基本上跟喂豬差不多。初老師說,你看那個伙房班長又懶又饞脾氣又壞,說話也咕嚕咕嚕說不清楚,一說話都是從鼻子裏出聲。

周老師晃動著白胖的大腦袋說,他蒸的饅頭幹酸可粘,吃下去胃裏整天冒酸水。

我把在原先那處學校的情況也說了說。周、初二位對我說的滿嘴流油的茄子包子很感興趣,那嘴角似乎就要流出涎水了。反正全學校的教職員工對伙房都不滿意。不過,滿不滿意都沒有用,一時半會兒還得受著。因為,教職員工調動得等來年的夏季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周老師提議組裏的老師每週回家必須做一份好菜,大家一起吃。這個辦法好,雖然每人只做一份,但可以吃多份。這樣就一時解決了肚子沒有油水的問題康泰旅遊

星期天傍晚,老師們必須回學校備課。大家抓緊時間將課備好,就開始品嘗美味了。其實,那時真沒有什麼高檔美味。也就是炒個雞蛋啦,炒個花生米啦,炒個帶肉的菜啦等等。但就是這樣也比伙房裏吃的強得多。那時我還不會喝酒,但周老師說,不會就學,誰從他媽肚子裏出來就會?

我們是在學校的小賣部裏買的牟平白幹,一塊多錢。大家都很講義氣,買酒時都爭著去買。為了做到基本平衡,周老師說,買就輪換著買。語文組只有一個酒杯,也不知道是那位從家裏帶的。大家就著美味,用那個酒杯你一杯我一杯輪換著喝酒。這樣吃著,心裏就感覺是神仙過的日子,每個人心裏都樂顛顛的。有時校長或者教導主任來也拿起筷子吃幾口菜,再喝一杯小酒。咂摸咂摸這滋味不錯。校長、主任就回家炒幾個菜加入我們的隊伍康泰旅行團

秋天的時候,周老師覺得這樣做不夠過癮,乾脆讓大家從家裏弄些新鮮的東西在蜂窩煤爐子上做著吃。爐子是周老師從離學校二裏路的家裏生著了火用自行車運來的。車的把手上還用破提包盛著蜂窩煤、煤鉤子和吹風用的風鼓子。大家都笑周老師有意思,為了口福連家裏吃飯的傢伙都搬來了。周老師也笑,同時招呼其他同事歸置爐子,準備做飯。那時我的家住在青龍河邊的一個鎮子。岳父岳母給我看孩子,就把我家當成自己的家。岳父是個老魚迷,整天琢磨著怎樣弄魚來改善生活。下網口比較小的粘網,可以說天天都能弄到魚。弄大魚就不那麼容易了。我說,管他大魚小魚我們通吃。那個季節多是用粘網粘的白條魚,我們叫它劃拉飄子,因為這種魚多在水面上飄著遊。還有一種脊鰭、尾鰭、腹鰭都是紅色的,我們稱它“紅翅子”。這是一種味道鮮美的小魚,最大不過有半尺長。弄來了魚,語文組就開始忙活了。剖魚、洗魚、切薑絲、蔥等作料。一切準備停當我就開始做魚。先將作料放在鍋裏爆炒,然後添上開水。待水開後將剖洗好的小魚放在鍋裏,慢慢燉。過了好長時間,鍋裏就飄出了誘人的鮮香味道。

魚鍋裏的水焅得差不多時,周老師一聲令下:開吃!大家圍坐在爐子周圍,小酒倒上,當然是周老師第一個開喝。面對滿鍋的鮮魚,大家也不謙讓地吃起了魚。其中一個姓李的女老師說,哎呀,一點也沒有想到這麼點的魚也那麼鮮!最後,男同胞們都喝醉了,而那個女老師吃魚吃的過多竟然肚子痛。

80年代的學校生活是艱苦的,但我們語文組這幫人卻享受著幸福時光康泰領隊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